内部网站|E办公平台|中科院邮箱| English|中国科学院
科学史所STS中心—爱丁堡大学科技、社会与创新研究所(ISSTI)联合工作坊召开
    发布时间:2017-05-13

    2017418日下午,由中国科学院自然科学史研究所STS中心与爱丁堡大学科技、社会与创新研究所共同举办的联合工作坊在研究所学术报告厅顺利召开。高璐副研究员主持了会议。爱丁堡大学ISSTI研究所是科学知识社会学(SSK)的发源地,自科学研究元勘(Science Studies Unit1964年创立以来,已经有五十余年的历史。这里相继产生了以David BloorBarry Barnes等为主提出的强纲领(strong program),Steven Shapin等人提出的科学革命的新观念,Donald MackezieRobin Williams等人提出的技术的社会建构(SCOT)等重要的概念与理论,被学界称为爱丁堡学派(Edinburgh School)。20世纪90年代以来,ISSTI的研究拓展到对技术、社会与创新的研究,研究领域包含了生命科学创新,信息技术与社会,能源与环境,以及科学技术及医药史等领域。科学史所的STS中心研究的主要方向为高科技风险与治理,可持续创新与发展、科技战略、科技的社会史等。中心主任刘益东研究员从20世纪90年代后期以来开展的科技巨风险研究与可持续创新研究独树一帜,积累了研究基础。两个中心在2016年联合举办了“生物技术风险与治理:从欧洲到中国”国际研讨会,引起积极反响,今年举办的联合工作坊是两个中心交流合作的延续。 

  此次工作坊邀请了四个报告人与四个点评人,主题包括当代STS研究的多个热点问题。STS中心主任刘益东做了题为《超越同行评议——开放式评价是实现开放科学的关键》的报告,指出近年在西方兴起的开放科学(Open Science)主要强调数据开放、设备开放,却忽视了评价开放,从根本上看,开放评价更应该是开放科学的核心。他提出了基于互联网的开放式评价法这一受控评价方法,以克服同行评议因主观性强而非受控这一严重缺陷,开放式评价要求学术评价不仅要面向同行,而且要面向包括同行在内的学术界及社会,要在网上规范展示研究成果及其创新点和突破点,建立公开透明、高效合理的开放评价制度,以建立健全开放科学,更能够进一步建立健全思想市场、学术市场,让有创造力的学者及时胜出,让中国原创学术及时胜出。他强调,开放式评价可以准确甄别前沿学者,让前沿学者成为学术带头人(PI),让“互联网+PI”这一云科学时代的新型PI制成为开放科学中的新型组织形态,体现网络力量办大事,更有效地调动和组织学者的积极性、创造性与持续性。开放式评价还可以培养懂行的、知识发烧友级的用户和学生,共同构建开放的全球思想市场和学术市场,在世界范围内优化学术资源配置,让开放科学得以实现,让真正有创造力的专家学者充分发挥作用。王彦雨副研究员对刘益东的报告进行了点评,他认为开放评价的价值在于超越了同行评议的局限性,为建立健全学术市场提供了条件,这将有利于中国原创学术的崛起和学术繁荣。ISSTI中心主任Robin Williams教授报告内容为《超越技术的社会建构论:人工物与实践的历史分析框架》,他从STS在微观案例与人类学研究上取得的胜利与在宏观理论上的缺失之间开始展开研究,提出了融合技术的社会建构与历史案例分析的人工物传记研究视角(BOAP,Biography of Artefacts perspective),并介绍了这一新的研究纲领在欧洲的发展。清华大学的王程韡副教授对Robin的报告进行了点评,他认为BOAP是一个野心勃勃的研究纲领,拓展了STS研究的维度,完成了历史、人种志、大规模调研等多种研究方法的综合,但这一新的纲领也需要形成进一步整合的分析框架与研究成果。第三位演讲者为来自爱丁堡大学的沈小白教授,她的题目为《中国的数字在线音乐:基于STS视角的分析》。这一报告源自于她主持的一项英国的AHRC项目,当代中国的文化产业发展现状对传统的知识产权与版权保护提出了挑战,沈小白认为中国的网络版权在全球化的环境下应该走出一条不同于西方的制度创新之路,而制度在与技术结合的过程中也将最终刺激技术的发展以及全社会文化生活的繁荣。科技部战略院的廖苗博士从经济、技术、文化和政治四个方面对数字版权进行了分析,她认为数字通信技术为文化的生产传播和消费提供了全新的方式,同时也创造了新的平台经济的新盈利模式,这使得互联网巨头在监管制度形成过程有着极高的议价能力,同时,又要与大众参与,共同完成共享经济制度与文化基础的重塑。华大基因(BGI)科技办公室的主任曾筱凡作为产业界代表与大家一起分享了《华大基因中若干生物伦理案例》,她讲述了在华大基因伦理委员会作为守门人的经验,并带领大家讨论了中国基因数据库的伦理问题,以转基因编辑小型猪的市场化为例来说明伦理困境。高璐副研究员评价了华大基因在伦理问题上的前沿探索,她认为在新兴科技产业的发展中,产业已经形成了一股重要的决定力量,来影响政策和公众。华大因为有着参与人类基因组计划(HGP)项目的经验,因此在国内较早地成立了机构内的伦理委员会(IRB),但是企业的IRB如何与国际伦理准则相互融合,华大是否能够更加开放、多元地引入对新技术与产品的公众参与,都将是未来具有挑战的研究课题。 

  研讨会吸引了来自研究所内、清华大学、科技部、中国传媒大学的二十多位学者参加,大家围绕报告人的发言,进行了热烈的讨论。 

  

  

      

  科学史研究所STS中心供稿